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湖南驻村第一书记患癌妻子的告白:你是千万扶贫干部一份子,是家
[摘要] “他只是中国千千万万扶贫干部中的一份子,却是我们这个小家的全部,但也是扶贫村脱贫致富的希望啊!”采访现场,抱着幼儿、身患重病的驻村第一书记吉刚的妻子吴晓芳的话,让记者数次潸然泪下。这次,一家三口在一起

 

这是一个记者在邵阳新宁县扶贫前线的故事。这一次,我们把注意力转向了村里第一书记背后的家庭。然而,这个家庭有一些特别之处:在他们的妻子需要癌症治疗之前,长期分居的夫妇不会在扶贫站团聚。

“他只是中国千千一千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但他是全家人,也是扶贫村脱贫致富的希望!”在采访现场,当记者抱着吉刚的妻子时,他哭了好几次。吉刚是该村的第一书记,病情严重,还在蹒跚学步。

制作:今天的女性报纸《谭力与工作室》

温家宝:首席记者谭力和屠:新宁电视台记者徐囡和李建刚

国庆节前夕,吴晓芳帮助吉刚把扶贫材料上传到村部的电脑上。

1-

吴晓芳:2017年春节时,我女儿才8个月大。他从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来到湖北省宜昌市,和我们一起庆祝春节。因为我已经半年没见父亲了,我14岁的儿子有点生疏了。起初是木头的,当他看到儿子靠近他的前额时,他不知所措。我说,如果这两个地方继续这样分开,我担心我的儿子和女儿将来会认不出我的父亲。像往常一样,他来去匆匆,但在四天的家庭团聚中,他的女儿从未离开过他的手。我想,如果一个家庭能经常这样在一起,那该有多幸福。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我下定决心,我必须克服困难,住在他工作的新宁县,结束结婚15年后两地的分离。

记者旁白:吴晓芳,1978年出生,湖北宜昌人。他还是新宁县卫生和计划生育综合监督执法局退休官员吉刚的妻子,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自2002年结婚以来,她一直与丈夫季刚分居。

吴晓芳:他回来后不久,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暂时不要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让我带孩子们去?一个负责任的人不希望生活在一起吗?在我的询问下,他只是犹豫地说他会主动申请村里的扶贫工作,而且可能会成为村里的第一秘书。他将在村子里工作很长时间,并将承受巨大的压力。

"我强烈反对你去村子里帮助穷人!"当时,我的态度非常强硬。这不是因为我自私,而是因为我觉得他当不起村里的第一书记。尽管我很生气,奈夏欣还是帮他分析了原因。他19岁离开家去湖北宜昌参军。在军队服役16年后,他被调到新宁县工作。他仍在慢慢适应社会。他对农村工作完全不熟悉。此外,他有诚实坦率的性格,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农村工作很复杂,帮助穷人的负担超出了他的能力。我说,虽然你仍在积极申请,但仍有时间后悔。我可以给你们的领导打电话,解释一下情况。

"我已经在村子里工作过了。"当他告诉我这个事实时,我真的感到很头晕。我说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在做决定之前和我讨论一下呢?你单位的任何同事都可能比你做得更好。他说:“单位同事的孩子无处不在,需要照顾。我暂时是一个人。我会坚持下去,然后通过。”

“仅仅因为你的妻子和孩子不在,并不意味着没有。我们需要你更加关心和细心!”他的话几乎激怒了我。我说既然你想一个人住,那就一个人住。

记者旁白:这是季刚和吴晓芳从爱情到婚姻18年来的第一次争吵。事实上,当我给妻子吴晓芳打电话时,季刚已经经历了组织过程,并担任新宁县宜都水乡朱赤村的第一书记。

爸爸的军队奖章和证书成了孩子们的玩伴。

2-

吴晓芳:那时,我甚至怀疑婚姻,但是当我想到这些年来的艰苦工作时,我的心融化了。我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他。1999年秋,他还是水电部武装警察部队的成员。驻扎在三峡大坝的部队从我家到他的部队不到一个小时。我父母不赞成我们的协会。但是当我犹豫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沉重的礼物——这是一个他刚刚在军队中赢得三等兵的军徽。红色证书还介绍了他的事迹:“自从参军以来,冀刚同志就一直在三峡工程建设中努力工作,在工地上到处留下了他的影子。作为军队里的一名汽车司机,他的手冻得又红又肿,为了在严寒中运输额外的材料,他没有痛得大叫。在炎热的夏天,30度以上的驾驶室一句热或痛的话也不说。在过去的四年里,它总共完成了6000多辆汽车,创造了70多万元的价值...受到各级领导和战友的好评。”

记者旁白:这是季刚第一次获得三等个人荣誉。在部队服役16年后,冀刚以“政治素质强、技术过硬、责任重大”赢得了部队三等功。他赢得了21岁女孩吴晓芳的心,获得了他的第一枚军事奖章——一名在军队中负有责任的士兵。他将来不能承担家庭责任吗?

吴晓芳:因为他在军队里经常有紧急任务,计划中的婚姻被推迟了两次。2002年3月,军队最终批准了他的婚假。我跟着他去了湖南。这是我这个年龄第一次来湖南。他的家在邵阳新宁县经纬乡的偏远山区。虽然他一路上为我做了很多准备,但我仍然觉得很难接受他的房子,它四周都是墙。晚上,我睡在阁楼上,四周都通风良好。床垫是稻草做的,这让我全身疼痛。根据计划,我们这次回来是为了签发结婚证,但我犹豫了。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严肃地安慰我:“虽然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东西,但我会对你好,为你努力工作。请相信我!”我认为他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感情,并且已经妥协了。是的,我嫁给他了,不是现在的家庭。我们应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考虑到这一点,我不在乎接下来的两张桌子和象征幸福的鞭炮。

记者旁白:2003年7月,季刚的儿子清庆出生。然而,在清朝满月之前,由于工作需要,吉刚被从三峡大坝召回,参与金沙江上游溪洛渡水电站的建设长达八个多月。寄信需要半个月,收到回信需要一个月。那种等待是一种痛苦,吴晓芳决定带着孩子们去项目现场看看济钢。

经过两天一夜的爬山和崎岖的道路,吴晓芳终于来到了济钢部队总部溪洛渡项目部。这一次,三口之家在一起呆了两个月,这是16岁的清和他父亲在一起呆的最长时间。

2010年,季军年仅35岁,服役16年后选择换工作。

吴晓芳:我很高兴听到他将从军队换工作。根据我们之前的协议,他将把工作转移到宜昌,这样我们就可以彻底结束两地分离多年的日子。为此,他的儿子清庆的户口在宜昌。然而,我不能反驳他所说的“家里的父母都老了,需要照顾”。

记者旁白:2013年初,根据国家政策,吉刚被分配到新宁县卫生和计划生育综合监督执法局,吴晓芳在宜昌打零工照顾儿子。分离的日子还在继续。

2015年11月,吴晓芳发现自己怀孕了。在生不生孩子的痛苦中,她等待着济钢多年来带给她的难得的好消息:“国家已经开放了第二个孩子,让我们生孩子吧!”八个月后,2016年6月17日下午5点,我的女儿香香出生了。父亲冀刚仍在从湖南前往宜昌妻子产房的路上。吴晓芳将要剖腹产。她的弟弟吴有成签了她的名字。

3-

吴晓芳:这次他没有和我商量就去帮助穷人了。虽然我有一些意见,但我最终接受了这个现实。

2017年,我决定带我一岁的女儿去见他,在他为五一和国庆节挺身而出后,我回到宜昌看望我和我的孩子们。

新宁县宜都水乡朱赤村一楼的一个小房间里,他在那里帮助穷人,我无法忘记我见到他时的情景——桌子和床上堆满了扶贫材料和书籍,地上散落着一个锅和碗。我已经9个月没见到他了。他又黑又瘦。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尤其是当我看到他原本黑色的头发此刻几乎是白色的时候。原本充满抱怨的被心痛所取代。我想,一个人在自愿申请到这样一个贫穷的村庄工作之前,他必须承受多大的压力,心中必须有多大的信念和毅力?我丈夫做到了。

我打开他的扶贫手册,发现他以前很吝啬给我写信,而且他的扶贫日记里一封也没少。令我惊讶的是,他已经能够控制扶贫工作,成为赤柱村支部和两个委员会扶贫工作的核心。

由于我儿子在三年级学习,忙于高中入学考试,我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准备回宜昌。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对他说,“当我儿子完成考试的时候,我会像你一样来到这个村子里生活。儿子的成长没有父亲,女儿的成长也不能没有父亲。”这句话打动了他的心,他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在公交车上,我给他发了一个微信:“既然我已经选择了,我就放手去做。我不会阻止你走上扶贫的道路!但是你必须记住,你是中国千千一千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但你是我们这个小家庭的一份子!”

记者旁白:经过对新宁县一都水镇朱赤村的准确鉴定,2016年共发现137户贫困家庭和548人持有档案卡。济钢任朱赤村第一书记时,有113户人家和474人没有脱贫。由于冀钢等扶贫干部一年多的努力,来自61户家庭的268人已经脱贫。剩余的52户206人家庭将在2019年底前摆脱贫困。

在济钢的扶贫村,一块小石头是她三岁女儿的玩具。

木椅可以是儿童书桌。

吴晓芳:2018年10月,我儿子成功上了高中。我收拾好一切,把女儿从湖北宜昌带到朱赤村,他在那里帮助穷人。如果没有意外,我和我两岁的女儿将陪他去扶贫村,在2019年朱赤村整体脱贫后回家。

但是我只在村子里呆了一个多月。2018年11月20日晚上,当我帮他把扶贫数据上传到电脑时,我感到右胸有点不舒服。我用手摸了摸,发现是个小肿块。当时,我不在乎,坚持在黎明时分上传数据。几天后,星期天,他不忙,决定带我去永州东安县人民医院检查,那里离村子比较近。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他将去一家大医院做进一步的诊断,可能需要动手术。我把这部电影传给了我在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医生朋友,另一个告诉我,“你必须马上来找我!”

记者旁白:季刚感觉情况很严重,当天下午安排了村里的工作,要求单位休息五天。他开车把吴晓芳和他的女儿直接送到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吴晓芳被诊断为右侧浸润性乳腺癌第三阶段,必须立即接受手术。

手术后三天,季刚给病床上的吴晓芳发了一条信息“请假”:“我问过医生,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按照医生的指示做好康复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请了五天假,村里的工作一团糟,所以我不得不请我哥哥吴有成来照顾你……”吴有成不明白:“你妻子比帮助穷人更重要吗?”季刚满脸羞愧!

吴晓芳:手术后,根据医生的要求,我去医院化疗7次,每次都是一个人。化疗后,我将使用靶向药物赫赛汀一年。当我第一次去打赫赛汀的时候,我在付款办公室的电脑上看到了14,540元的价格。我以为我的眼睛有问题。医生告诉我这种药已经包括在医疗保险里了,但是报销后我要付6905元,我要每21天一起玩17次。我很震惊。像我这样的家庭买不起这么贵的药。我躲在医院的角落里哭着给他打电话,说我会放弃。他第一次在电话里向我开枪。很快,他给我转了10,000元,让我马上去拿药和注射液。我问他钱从哪里来。他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和我的孩子可以缺少一切,但我不能缺少我的妻子和母亲!”

记者旁白:吴晓芳生病后,这个家庭唯一的收入来源是济钢不到3000元的工资。为了治好妻子,季刚想到了两年前花10万元买的摩托车。当他打算把它挂在二手市场上时,他的姐夫吴有成打电话来说:“姐夫,以原价卖给我,但还是给你和我妹妹的。我只能分期付款买车,但我不会耽误姐姐的治疗。”

在收到弟弟季刚6万元的“首付款”后,他以钢铁般的决心流下了眼泪。他知道这笔钱是他弟弟多年来积累的买房首付款。他给他们买了一辆车,希望能帮助他妹妹度过难关。

济钢正在帮助贫困家庭清理玉米。

4-

吴晓芳:2019年6月底,我将完成最后一次化疗。这一次,他没有食言,去宜昌见我和孩子们。回到他贫困的村庄,我既高兴又难过。令我高兴的是,我们17年的分离终于结束了。可悲的是,我们重聚是因为我生病了,需要照顾。

经历生与死,名利已经是轻云淡风。渐渐地,我也成了扶贫小组的“多余”成员。除了帮助他们打印文件和上传数据,我有时间的时候还会带我3岁的女儿去拜访贫困家庭。“没有风雨,很难看到天空中的彩虹。只有当我们进入扶贫的前线,我们才能了解世界的苦难。”这是他寄给我的一个词。当一些贫困家庭的贫困状况完全暴露给我的时候,我发现我坚定而固执的丈夫,扶贫村的第一书记,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他真的只是中国千千一千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也是我们整个小家庭的一员。但他也是朱赤村脱贫致富的希望。

记者解说员:继吉刚对帮助身患癌症的妻子和小女儿扶贫的承诺向单位反映后,新宁县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局长罗茅野于2019年7月11日上午主持召开专题会议。

会上,罗茅野动情地说:“昨天我去朱赤村的时候,我知道了季刚同志的事,我悄悄地流下了眼泪。我建议从关心扶贫干部的角度出发,派人来接替吉刚同志一秘的重担,让他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妻子。”

罗茅野的提议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赞同。会议决定派该局党支部副书记李建华和党支部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朱戴文代表组织向季刚讲话。

朱戴文被这段对话震惊了:“他告诉我,‘我会在2017年来到扶贫村,我已经非常熟悉这个村的扶贫工作了。现在我要派其他同志来抓我,但是开展工作帮助穷人是不好的。我们新宁县正在摆脱贫困和帽子。我曾经是一名士兵。既然我选择了开始,就让我坚持到底吧!" "

两个多月后,当50多岁的纪检干部朱戴文向记者转述季刚的话时,他的眼睛变红了,嘴唇微微颤抖。"我觉得我经历了一次精神洗礼!"

尾部声音

2019年即将进入深秋。只有45岁、白发苍苍的季刚仍然坚持扶贫的第一线。对他来说,克服贫困的任务和他妻子昂贵的医疗费用一样重要。

2020年,中国将告别贫困!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也是扶贫前线战斗人员的庄严承诺。季刚是千千的实践者之一,中国的一万名卫兵履行了这一承诺。然而,路上有许多特别的目击者——生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他们伴随着泪水和微笑,并坚持着。

今天的女性报纸原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小y

快三娱乐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app 买彩票